画中有诗

畫中有詩 -任敏的作品

11世紀中國宋代的偉大學者﹐畫家及鑒賞家蘇東坡在提及唐代詩人王維的 作品時曾說﹕

味摩詰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1)

我們在21世紀藝術家任敏的作品里也感受到了畫中的詩情。相同于王維和 蘇東坡在作品中對感情的抒發﹐任敏的畫完全跳脫出了文字和筆法的範籌﹐而 描繪大自然中遼闊渾然的詩境。麥克.蘇利文的書中曾經稱蘇東坡及其同儕們的 革新理念是﹐“繪畫是畫意﹐而不畫形” 。(2) 同樣地任敏的繪畫也充滿想象 新意﹐他利用色彩的游離與融合開拓了嶄新的畫面﹐這種在畫面中由隨機偶發 創造出來的有機美感幾乎可以與大自然抗衡。他的作品激發了觀賞者去思索畫 的格局﹐視野與方位。他以顏色的潑灑與精簡間架佈白這種視覺的意念來發抒 情緒﹐從而建立起藝術家本人與觀者之間的夥伴關係﹐就象蘇東坡和王摩詰之 間的關係一樣。任敏的作品即承繼中國山水畫幾個世紀以來的革新傳統﹐同時 又將其在形式上粉碎而突破了這個傳統﹐並創立了“後現代”透視理念。我們 可以在他的作品里發現一些中國傳統畫的技法和觀念。任敏把他的觀賞者引入 他的作品中﹐任由他們的想象力和視覺詩意在廣闊的畫面上奔馳。

在中國畫史中意象與形式的對話(無論是書寫語言還是視覺語言) 是從書法 轉移到繪畫的筆觸。每一個創新的表達形式都帶有對大自然象征性的引敘﹐有 時是想象中的大自然﹐有時是感覺中的大自然﹐我們無法分辨哪一種形式較早 出現或是某一種形式影響另一種形式。任敏的繪畫也經歷了同樣的演變﹐在我 們稍後看見的他的作品里﹐其實是真正描繪了21世紀的政治意象。

蘇東坡和以後的禪師們將中國畫從對自然的直接解釋中解脫出來﹐將焦點 集中于藝術家和觀賞者自身的內心感受上。任敏近期的作品非常近似這種形式。 中國山水畫的另一個特點是筆觸和構圖的正式結合﹐任敏的作品與之相反﹐他 排斥中國畫中的形式﹐構圖和筆法﹐而是採用抽象與思維的形式。中國藝術已 經歷了傳統以及20世紀的社會現實主義領域﹐任敏也曾經吸收過這些影響。他 沒有拋棄這些試驗﹐而是融合“後現代”的藝術形式與題材。很有趣的是﹐任 敏的作品非常接近禪的藝術形式。他跳躍了兩個世紀的藝術﹐在中國與西方密 切接觸的時代﹐任敏能夠學到很多資訊﹐有些資訊本身彼此衝突。20世紀的西 方現代藝術設立了異樣化的規則﹐藝術家跨越他們先輩的藝術﹐拒絕了形式和 技法﹐去尋找標新立異。東方的藝術家在以往的藝術道路上﹐無論是題材還是 風格﹐都要遵循嚴格的規範。任敏的藝術現在已經成熟﹐從完全吸收和遵循這 些規範的形式上呈現他自己獨特的創作精神﹐他是一個地地道道的21世紀的藝 術家﹐與國際化接軌﹐綜合了東西方的形象﹐思想和技法。

在回顧中國最早最原始的禪宗思想和情懷時﹐任敏同時也聯結傳統藝術中 的情感抒發內涵﹐使自己的感覺得以自由發揮。他走的這條綜合藝術和自由發 揮的道路是不容易的。任敏成長在一個專業的科技知識分子的家庭。在孩童年代﹐家里不鼓勵他 學習藝術。少年時候的他正處在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時期。一次偶然的機會﹐他 得以在杭州城的廣場上畫一幅巨大的政治廣告畫。在作這幅畫時﹐他把用于這 幅畫的油畫顏色用松節油稀釋來畫﹐從而省下多余的顏色日後歸自己用。于其 父母的意願相反﹐這個時候的他開始正式學畫了。在那個年代里﹐受其他孩提 同伴們的鼓舞﹐他請當地的藝術家們指導自己的畫。這些藝術家發現了他的才 華﹐從此任敏就在他們的保護傘下學習藝術了。有些藝術家是在杭州的中國美 術學院的教授﹐他們鼓勵他去報考這所著名的美術學院。任敏是從数千位名報考生中挑選出來的10位入取學生之一。在1980年他入學時﹐文化大革命已經結束了。在美術學院里﹐任敏接受了中國式的社會現實主義畫風和學院派的教學﹐他的導師們的作品和教學延續了俄羅斯的風格﹐要求學生尊從特定的題材﹐ 內容和技法。但從這個時候開始﹐學院開始向學生和老師們開放西方藝術的大 門。任敏和他的同學們第一次看見西方的藝術。從那時候起﹐他就下定決心要 走向世界﹐學習更多的國際藝術。 畢業後﹐任敏成為中國美術學院的教師﹐從事國際美術交流的活動。他陸續收 到了來自美國和世界各國美術學院的邀請函去講學。1988年他首先來到了羅德 島美術設計學院教學﹐而後去了加利福尼亞大學聖他克魯斯學院。1991年他獲 得了舊金山美術學院的研究生學位。他也曾在舊金山美術學院和聖馬刁學院教 學。目前﹐他從教于舊金山市立大學﹐同時每年冬季在羅德島美術設計學院教 授冬季的課程。他也曾在北京的中央美術學院講學。 在這個時期以來﹐任敏竭力追求現代藝術。他多次出訪﹐建立了與藝術 家們的聯係渠道﹐了解最新藝術發展的動向﹐這些都有助于他發揮新的想象 力﹐增進新技法和新材料的研究。他開始熱衷于使用丙烯畫材料﹐這些材料 在之前的中國還沒有。1990年代﹐他首次展出了他的“後現代主義”風格的 作品﹐作品運用了社會現實主義的技法﹐並結合了東西方的想象力。1994年 ﹐他為比尼思密斯藝術材料等公司作藝術指導﹐接觸了很多最新型的美術材 料。他與同事﹕舊金山美術學院的杰米莫耿教授一起實踐這些新材料﹐研究 使用技巧。這些嘗試開掘了他的“視野” 與 “想象”﹐他們將各種各樣的 丙烯畫媒介與其他水溶顏色混合使用﹐並且將這些實踐經驗帶到中國美術學 院﹐中央美術學院和上海大學美術學院﹐並作了一系列有關西方藝術新材料 和新技法的學術報告。

在任敏運用新材料的試驗過程中﹐他試圖控制這些材料的互相作用﹐顏 色的液體狀﹐透明度﹐以及無光澤性與不同厚薄的媒介的混合﹐加之在畫面 上大面積色彩的渲染和吸收﹐這種試驗對他來說是一種巨大的挑戰。在無數 次的試驗之後﹐“意外的幸福”開始成為他新技法的入門﹐也被他逐步掌握。 通過這些實踐經驗﹐他從之前的繪畫規則中解脫出來﹐在完全不能預測的情 況下作畫。他已經能夠擺脫傳統的中國藝術的創作方法﹐從而發掘自己內在 的結合力。他現在已經收益于傳統與現代相結合的“幸福結果”。在尊重傳 統的基礎上﹐使用先進的現代技術﹐媒介和支助系統也幫助發展了自己的藝 術。

任敏的似乎山水的抽象作品多數是裝裱在中國傳統的卷軸上﹐可以容易 的將卷著的畫面栩栩展開﹐畫面非常有序的展露給人的感覺是在欣賞一幅古 老的中國藝術。作品顯示了令人難忘的大塊開放式構圖﹐和微小的局部﹐沒 有細節描繪提供觀眾距離感或特定地點。這些畫暗示著廣闊的山脈﹐峽谷﹐ 河流﹐池塘﹐同時畫面也把設想中的微觀世界帶入我們近距離的視野之中﹐ 唯有那些大小不一和分佈不勻的色彩寫意漂浮般地潑灑在畫面上。構圖的流 動感若緊若松﹐暗示著不受大地束縛的廣闊間。

任敏的畫作體現了波瀾壯闊新天地的一角。由於21世紀太空探索帶來的 全新視覺經驗﹐使我們較能領會到任敏氣象萬千的創作意境。但是我們往往 是在夢中以我們的心靈之眼翱翔于太空中﹐而見識到這種雄渾壯觀的氣勢﹐ 這類夢境經驗與蘇東坡詩在王維畫中品味詩意是類似的。就如蘇東坡與其他 同受禪宗影響的思想家﹐畫家和學者們的作品一樣﹐任敏的繪畫也描繪了另 一種更清澈明晰的客觀世界的主觀體會。他用色彩﹐紙和畫布帶領我們進入 了更精彩的世界﹐從而啟發了觀者的無限想像力。他的繪畫同樣激發我們內 心深層的感知去領會迷樣的藝術情境。在這種情境中﹐真實本身已經不能成 為他的創作主體﹐而他的藝術作品將一直引導我們從所知世界進入了一個具 有藝術愉悅與內涵的新境界中。

羅杰.滿德
美國羅德島美術設計學院院長
前美国总统国家艺术顾问
前美国国家美术馆副馆长兼总策划人
2006年9月

註釋﹕ 1. 麥克.蘇利文﹐[永恆的象征﹕中國山水畫藝術] ﹐(加利副尼亞﹐斯坦彿﹐1979) 81 頁 2. 出處同上﹐ 80頁

羅杰.滿德簡歷

羅杰.滿德博士從1993 -2008一直擔任羅德島美術設計學院院長。1988-1993他曾经担任美国国家美术馆付馆长兼总策展人,他被歷屆美國總統从里根总统,克林顿总统,和喬治. 布什总统任命为总统國家藝術顧問。他現在是美國前總統克林頓任命的藝術執委會的大使。他曾擔任美國聯邦藝術執委會主席﹐美國博物館協會副會長﹐1988年至1993年他担任美國國家美術館副館長﹐館長。作為一位教育家﹐藝術史家和主要文化研究學院的負責人﹐在過去25年中被美國公認為藝術和人文領域的重要人物。